见面 外孙女刚把门一打开
2021-02-03 19:1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外婆,你先喝水。”见到这个场景,张晓连忙给外婆送来了一杯温水,并顺手拿起了桌上的饼干,看着女儿有了这个举动,赵敏也来到桌边,拿起一个饼干递给了母亲,两人之间的“坚冰”,开始逐渐破解。

“我之所以要告她,是因为我想她回来看我,我这也是迫不得已。”周启芳说。

“自从这件事后,家庭矛盾就开始凸显出来。2006年,我老伴生病住院。期间某一天,大女儿赵敏和我为家里的事情经常发生争吵,甚至有时说一些难听的话。”周婆婆称,2007年,赵敏父亲去世,在灵堂前,母女俩又起争执,在一旁的三儿子便动手打了姐姐赵敏,导致赵敏颅骨骨折。

外孙女刚把门一打开,女儿赵敏就出现在了门后,不知是不是由于常年没见的生疏,赵敏和周启芳都没能看着对方的眼睛,赵敏欠了欠身子,让母亲进了门。

“当年在你父亲的灵堂前,你骂过我。”周启芳开腔了。听到母亲的抱怨,赵敏立即回答道:“老母亲,你听错了,我没有骂过你。”说着赵敏便坐在了母亲的左侧,最终,在接下来的时间中,两母女在6年之后,开始了第一次真诚的交谈。

赵文说:“以前父母分别赞助我们买房,但是给儿子和女儿的有差别,给儿子的比给女儿的多。”而他在父亲的丧礼上,动手打姐姐,是因为自己听到姐姐对母亲说侮辱性的话。

“以后我们会多去看外婆的,我还会专门给外婆买一个手机,争取做到天天都给外婆打电话。”张晓说。母亲心事

在赵敏的叙述里,有着这样一份“隐情”:事情的根源或许要追溯到2007年1月24日,这一天在赵敏的脑子里记得尤为真切。这一天,是她老父亲辞世的日子。“当时,我和两位姨妈在父亲的灵堂门外说话,三弟突然冲过来,将我按倒在地,冲着我的头一阵乱打,后来,我被送到医院,诊断出来是脑颅底骨折、鼻骨折、左眼角膜挫伤。”等她苏醒出院时,父亲早就火化安葬,没能送上父亲最后一程,成了她一生的遗憾。

昨日,记者联系到了赵敏的三弟赵文(化名),赵文承认了自己确实在父亲灵堂上打了大姐。

“外婆,慢慢下,还有六梯、还有五梯、四梯、三梯……”周启芳看不见,下楼时,外孙女一边小心翼翼扶着她,一边告诉她还有几梯,避免她跌倒。一路上,周婆婆都在不断地问孙女什么时候能到。在外孙女小心翼翼的护送下,老人很快来到了大女儿家。

按照周婆婆的说法,她的两个女儿在盐业公司上班,单位给两姊妹都分了一套福利房,日子还算不错。而两个儿子没有什么技能,就在一个普通工厂上班,一个月的工资仅够维持一家人生活,倍显拮据。“经过考虑,我当时就给每个女儿拿了1.5万元。给三儿子7万元,幺儿子4万元,这样分的初衷是为了帮两个儿子减轻负担。”

10多分钟后,周婆婆终于来到了女儿的家中,而赵敏也连忙到门口来迎接母亲,至此,周婆婆终于和赵大姐相聚了一起。见面

59岁的赵敏。身高不足一米六,身子很弱。“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,会被我妈告上法庭。”赵敏刚开口,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。

7月1日,周婆婆在收音机中,不经意间听到新的《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正式实施消息。想到自己许久未见的女儿,她有了自己的打算,心想通过法律的途径,自己也许能让女儿常来探视自己,于是便一纸诉讼将赵敏告上了法庭。

“今天最开心的事,莫过于一家人一起吃一顿久违了6年的团圆饭。”张晓说。在餐桌上,一家人都其乐融融,女儿赵敏也不停地往母亲碗里夹菜。

昨日上午10点左右,周婆婆像往常一样坐在三儿子家的躺椅上,只是这时的她显得有些迫切和激动,眼睛不好,她的耳朵却时时注意着门口的动静。因为就在几十分钟前,外孙女打来了电话,说要接她去大女儿赵敏家见面。激动的她特意让儿媳妇找出自己喜欢的衣服和鞋子,穿戴整齐在家中焦急地等待着。

自从被打后,两姐弟形同陌路。由于周婆婆跟三儿子住,赵敏在这6年里,基本上没有登门去看过母亲。“但是,在外婆生病住医院的时候,我妈妈也去照料过。所以,在7月23日的庭审现场,外婆说妈妈没有去看过她。也让我很受伤。”张晓告诉记者:“只要外婆还住在那个人(周婆婆的三儿子)家里,我就不会让我妈妈去看望。”

后来记者在赵敏处了解到,所谓的辱骂,其实是一个误会。“我当时说弟弟‘你还不晓得是啷个生起的’(方言),本意是想表达弟弟是惦记爸爸的财产才表现得那么孝顺,但母亲却理解成了我说的是我弟弟不是爸爸亲生的,因为这句话,她说过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。可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。”赵敏说。

“6年时间里,她(赵敏)来看过我两次,这是我生病住院的时候,也给我拿了钱。”可女儿不肯去家中看她,依旧让她六年间耿耿于怀。

“父亲在生病期间,常年住在医院。因为两个兄弟要上班就约定我们两姐妹照看白天,两兄弟照顾晚上。”赵敏透露了一个细节,有一天,母亲和两弟兄来医院了,“要求父亲答应转让名下的房产给母亲。但是父亲没有同意。”赵敏表示,父亲退休后做了点小生意,在市区珠子街附近有一个门面,如今市值百万。按照赵敏的叙述,三弟就是因为房产的事没能如愿,就一直对她心存怨念。才有了后来的打人事件。“当时我本想把弟弟告上法庭,可妈说,我要是敢告她儿子,她就死给我看,无奈我就只有算了。”赵敏说。

“我还曾经想过,将女儿和儿子叫到茶楼中,开诚布公地解开心结,可是他们双方都不同意,所以就不了了之了。”周启芳说,在这六年时间里,她很想自己的女儿,也很想赵敏和弟弟能化解矛盾,可却不知该怎么办。

终于,门铃响了,开门后,外孙女张晓(化名)出现在了门口。周婆婆知道,马上就能见到女儿了。

面对记者,赵文说,自己动手打大姐的事情,后来经过派出所调解,他赔偿了大姐5000元医疗费及1万元抚慰金,此事已经了结。而面对大姐害怕再次遭到伤害的顾虑,赵文说:“我不可能再动手打大姐了,这点我可以保证。”

赵敏说,由于介怀三弟当初对自己的伤害,她不敢上门。但自己又的确想见母亲,最后她决定,由自己的小女儿张晓和大女婿一起,代替自己将母亲接到自己家中团聚。

此时,周婆婆的二女儿赵新(化名)也来到了大姐赵敏家中,等着母亲。进门之后,周启芳便坐在了家中的沙发上,二女儿赵新随后坐在母亲的身边,和母亲交谈。而赵敏却一直和母亲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选择了坐在右侧的另一个沙发上。母女俩互相没有说一句话,“尴尬”的气氛一直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。团圆

赵敏是否6年之间真的没有去看望过自己的母亲?这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?

周婆婆称,不得已状告大女儿的事情,还得从2007年说起。上世纪80年代,自己开始从事酒类生意,十多年后积下了人生第一桶金。当时,想着自己的4个子女经济都不怎么富裕,于是她脑海里冒出了给每个子女分一笔财产的念头。

大约6点左右,张晓的姐姐张林(化名)也回到了家中,她一见到外婆就立马哭了起来,在一旁的张晓说:“姐姐也很想念外婆,现在看到外婆又和大家聚在一起了,当然很开心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lotofguides.com99真人信誉平台_9297威尼斯至尊信誉_恒达娱乐信誉81.018版权所有